“面王”克明食品跌至谷底

时间:2021年07月21日 08:39:23 中财网

  克明食品的虚火终于灭了。

  上半年业绩暴跌、市值更是一年蒸发近6成,这才是“挂面大王”该有的价值?

  业绩暴跌
  尽管克明食品(002661.SZ)的投资者已有一定心理准备,但对公司上半年暴跌的业绩仍难以坦然接受。

  15日,公司发布上半年度业绩预告,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3800万元-5700万元,同比下降74.39%至82.93%。今年1-3月,公司尚录得归母净利润8531万元,也就是说,第二季度,公司已出现了较大亏损。

 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,公司今年上半年的业绩,已跌至2012年上市当年的同期水平。

  对于业绩大幅下降的原因,公司将其归结为两点:
  第一、综合毛利率下降。

  去年上半年,受疫情影响,挂面等产品的需求量大增,公司高毛利率产品销量增加,盈利水平提升。

  公司新建的面粉产能释放,超过自身对面粉的需求,面粉以及副产品外销增加,拉低了公司整体毛利率。

  受疫情期间需求的刺激,去年下半年,各大挂面企业的产能集中释放,导致供大于求。低价产品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,对公司高价产品的销售造成冲击,公司为了维持市场份额,调整了产品结构,进一步影响了盈利水平。

  第二、期间费用的增加。

  上年同期,市场需求大幅增加,在无需投入大量市场费用的情况下,产品本身就供不应求。今年,为推进品牌年轻化转型、获取新的客户,加大了促销力度,在品牌和直播等费用上加大投入,导致销售费用增加。

  以上分析看似合理,但只是表象,其根本原因是“面王”本身没有建立太深的护城河。

  克明食品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面条,长期贡献公司7成以上营收。根据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统计数据,“陈克明”挂面超市综合权数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。

  即便如此,挂面行业的整体市场集中度仍然很低,中小品牌在各区域低价市场血拼。

  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,对挂面这一产品的品牌认识有限,在选购挂面时,更多考虑购买的便利性以及价格等因素。

  克明食品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,极力在品牌推广上寻求突破。2020年,公司签约女艺人刘涛成为品牌代言人,与《非诚勿扰》、《梨园春》、《寻情记》等电视媒体区域头部资源及全国大IP栏目合作。

  与此同时,公司为摆脱对挂面产品的过度依赖,在2017年收购“五谷道场”,进军方便面市场。

  2020年,因全民居家抗疫,方便食品成为了居家必备,五谷道场也迎来了一波小高潮。全年五谷道场线上销售同比增长近90%,推动公司方便食品收入增长47.95%至3.08亿元。但在千亿级、市场高度集中的方便面市场,五谷道场尚未站稳脚跟。

  告别“挂面盛宴”

  在业绩预告发布的当天,克明食品推出了一项股价刺激计划,拟以不超过16元/股、总额6000万元-1.2亿元回购公司股份。

  即便公司苦心积虑,15日当天,股价仍以跌停收盘。这与一年之前,形成了强烈反差。

  2020年,在公司业绩快速增长的刺激之下,克明食品股价水涨船高,当年8月25日攀上26.47元的历史高位,总市值一度达到87亿元。

  今年以来,克明食品股价一直震荡下行,4月末至5月初,更是连续十多个交易日持续阴跌(期间仅有一天微涨)。半年业绩暴跌的消息发布后,公司又已连续4个交易日股价下跌,最新价格仅为11.45元(7月20日收盘),38亿市值较一年前蒸发近6成。

  机构投资者正在逐渐远离克明食品

  2018年11月,控股股东克明集团将所持上市公司3237万股(占总股本的9.7520%)转让给湖南国资旗下湖南资管(后更名为“湖南财信资管”),13.25元/股,总对价4.29亿元。意欲通过入股建立长期战略合作关系,发挥各自业务领域优势,通过战略合作实现互惠共赢。

  然而,去年3月以来,湖南财信资管已开始着手减持公司股份,到当年5月29日,合计减持986.38万股,将持股比例降至6.68%。

  此后,湖南财信资管连续发布减持预告,不知为何并未实施减持。到目前,公司股价已低于持股成本。

  逃离的不仅只有湖南财信资管,更有嗅觉敏感的基金。

  去年6月末,曾有84家基金涌入克明食品享受“挂面盛宴”,到今年3月末,基金已全部清仓走人。

  股价下跌至此,让公司的期权激励计划形同鸡肋。目前的股价,已低于激励对象的行权价格,行权就面临浮亏,一众高管和核心员工们该作何感想?

  同样难办的还有实控人陈克明之子、公司总经理陈宏。

  去年末,公司推进非公开发行股份,拟向陈宏募集6.27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有息负债,发行价格为15.68元/股。
各版头条